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處女?處女!



愛一個女孩真的不要介意她是否是處女,這句話我終於明白了!



不是為了純潔的愛情,也不是為了幸福的生活,而是為了我們男生自己!



我叫林森,算是比較帥的那種男生,可能第一眼不會很突出,但時間長了就會有那麼點帥的感覺了再加上個富有的老爸,所以身邊從來沒有缺過女朋友。



我要說的是我和我的女友,及她的朋友之間發生的故事……



我的女友小珍給我打電話,要上街買衣服,而且還帶了三個朋友,讓我開車去接她們。小珍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之一,她長得既漂亮又性感,絕對是天使的面容、魔鬼的身材,在學校裡從來不缺「護花使者」,卻被我在兩個月前幸運地追到手。



可以說她的一切都讓我很滿意,但有一件事卻讓我非常難受,那就是她跟我的時候已經不是處女了。她告訴我,她的「第一次」是給了上大學時的第一個男朋友。



為了這件事,小珍一直都覺得對不起我,雖然我從來沒有說過什麼,但她知道我心裡還是有一點在意的。於是在上個月小珍答應我,要把她最好的三個朋友的處女都給我,算是對我的補償。雖然我很喜歡小珍,但送到嘴邊的肉都不吃,似乎不是大丈夫所為,再說這是小珍的一片心意,我也不好拒絕吧!



我興奮地開著爸爸的BMW,剛剛小珍在電話裡明確地告訴我,這三個女孩子已經同意了,但是今天她們的所有開銷都是我的。我心想,與她們三個女孩的「第一次」比起來,我肯定是有賺。不就是買幾件衣服嘛!我身上帶著五、六萬的提款卡,她們三個沒見過世面的小丫頭能知道什麼好東西?最後還不是我佔便宜!於是,加大油門開向了小珍家。



我到小珍家樓下的時候,四個女孩已經在門外等了。我一邊讓她們上車,一邊打量著三個女孩。



她們分別是單純可愛的萱萱、美麗溫柔的瑩瑩和妖豔性感的佳儀。說句實在話,雖然她們不及小珍,但也絕對是校花級的人物。最難得的是她們性情各異卻又都風情萬種,直叫我欲罷不能!



一路上幾個女孩有說有笑,不停拿我和小珍開心。我心中暗笑,今天晚上我會讓她們一個個都哭著回家!



車子開到商業街,幾個女孩下車閒逛起來,一開始我還陪她們一起走,可後來實在走不動了,再說晚上要一次對付三個呢!要保存體力。於是把提款卡給了小珍,讓她陪三個人買,我則躲回車子裡抽煙。



真累呀!我真沒想到女人這麼有體力,我坐在車子裡都坐累了,她們走了一天愣是沒事!



「林森!」



聽到女友的聲音我急忙下車。在哪呢?我找啊找啊……



「林森!」



我終於找到了!只見四座由包裹架成的小山向我移動過來!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

「你……你是小珍嗎?」



「廢話!快幫忙,姐妹們,東西給我男朋友吧!我們上車去!」



轟!我被活埋了!



當我用盡全身力氣,好不容易把所有東西裝上車,爬進車裡休息的時候,小珍把提款卡還給我,還叫我快點開車回家。真奇怪?怎麼她比我還急呢?



我們五個人開車到了我家,當時家裡正好沒有人,真是天助我也!



幾個人坐在床上有點尷尬,還是小珍反應快,到廚房拿了幾瓶啤酒回來給大家喝。不久,幾個人都有點醉了,小珍就笑嘻嘻的組織我們玩脫衣撲克。



不是吹啊!我在學校裡打撲克還沒遇到過對手,這點小兒科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,我剛脫掉兩件衣服,四個女孩就只剩下內衣內褲了。



看著四個喝醉了的女孩,我心裡癢癢的,不時偷襲一下這個的大腿、偷摸一下那個的胸部,四人被我挑逗得也是不再做作,索性跟我打成一片。



我見時機成熟,一下就壓倒了嬌小可人的瑩瑩,瑩瑩在這四個女孩裡年紀最小,但作風頗為大膽,我掀起她的乳罩吸吮起她的乳頭,挑逗得她呵呵直樂,還喘著氣對我說:「快呀!快呀!」我迅速脫掉僅剩的一件內褲,爬到瑩瑩面前,褪掉她的小丁字褲,扒開她的陰唇就一插到底。



說實話,我當時有點太急躁了,根本沒注意什麼處女膜,只是在插入以後才感覺怪怪的,她的小穴似乎很「寬敞」,我碰到上面的腔肉就碰不到下面的。按說我的肉棒也不小了,十六公分左右,鴨蛋般粗細,可全插進去還能做個「直體後空翻接360度托馬斯全旋手倒立」,根據我的判斷,像我這樣的肉棒起碼還能再插進去兩根!



最可氣的就是瑩瑩在我身下,不斷的叫著「啊……不要……痛……」之類的話,由於沒有磨擦起來的快感,我們搞了半個小時也沒爽到,瑩瑩累得倒在床上起不來了,直喊著換人。



於是,我爬到萱萱身上準備進入。



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這次我看得很仔細,萱萱的小穴潔白光滑,整個陰部與大腿的顏色極為接近,我輕輕扒開她的陰唇向裡面看了看,又嫩又軟,心知必是處女無疑,於是提槍再上為萱萱開苞。



我對準了洞口,慢慢向裡面推進著,我沒有想到,這種開苞的感覺竟然是無與倫比的……痛!



不知大家戴沒戴過套套?你可能會說誰沒戴過啊!不錯,大家可能都戴過,但你一次戴過六個套套嗎?沒有吧?而我現在的感覺就和這一樣。



我的肉棒只插進三分之一不到,就插不進去了。太痛了!這樣的緊度我幾乎可以認定,她一輩子不會被強姦!



萱萱也是緊皺眉頭忍受著痛苦,一看人家女孩都不怕,我也就別再磨蹭了,丹田用力,大吸一口氣,閉上眼睛,不顧一切地向裡面插去……



啊……破皮了!肯定破皮了!



這一刻我靜止了,淚水在眼眶中轉了幾圈,久久不曾落下。良久,我緊緊的抱住萱萱,兩個人痛得哭成淚人。



小珍欲把我們分開,卻發現這是不可能的,我和萱萱的下身緊緊連在一起,彷彿連體嬰兒。最後,小珍拉著我的胳膊、佳儀抱著萱萱才強行分開我們二人。



看著一地的血水,我早已分不清哪是萱萱的初紅、哪是我的鮮血,我估計我沒流多少血,也就500㏄吧!



小珍:「老公,你沒事吧?」



佳儀也說:「是呀!你一會兒還行不行啊?」



我顫抖著聲音道:「小珍,我知道你對我好,我看……今天……就……就算了吧!」



佳儀說道:「那可不行,小珍讓我們辦的事怎麼好半途而廢?再說我們也拿了你的東西呀!你放心吧,這次不會讓你痛啦!」



說實話,我是被兩個女生拖到床上去的……



佳儀小心地撫摸著我的肉棒,受到重大打擊的兄弟卻已告不舉,這時候,佳儀竟然輕啟她性感的小嘴,含上了我的肉棒……



事後我才想起不對,這佳儀的嘴上功夫如此驚人,竟然也還屬處女之列?!不過當時我被快感沖昏了頭腦,傷痕累累的兄弟也漸漸擡頭,於是,佳儀翻身上馬……



應該說我還是感到了她的處女膜的,軟軟的有點彈性,而且在插入後也確實有血流出來,被折磨得已經有了心理陰影的我也興奮起來。



佳儀的姿勢很誘人,她騎在我的身上,不停擺動著身體,兩隻肥奶一晃一晃的,被我緊緊抓住。啊……這感覺太爽了!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值了!



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要射了!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射向佳儀的陰道深處,我緊摟住她的身子享受這美好的一刻……



第二天,我哭了……



我看著自己提款卡上的數位哭了,我太感動了,四個女孩竟然給我留了二千元錢!真是他媽的的仁義呀!



就這樣,我和小珍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,直到兩個星期後……



「小珍,這幾天我怎麼總覺得身體有點怪怪的?」



「是嗎?去醫院看看吧!」



「好……」



三天後,我拿著醫療診斷書哭了,上面寫著:



姓名:林森姓別:男病因:淋病……



我終於知道她們為什麼給我留下二千元錢了……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